囧09:美少女运动会

被染成红色的视野   苦涩的泥土和生锈的味道   在头顶起伏的讨论   神父大人愤怒的声音

纯洁被…与恶魔的契约…灾祸之子种…圣母玛利亚…谁都应是加百列…用火焚烧……

“啊……恶魔不是你们这些家伙吗!”

——然而……妹妹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而已……

无情的话语   无情的作为   她受到的伤害难以言表
可即使这样却全都……她真是廿方俱灭……全都宽赦了呢……

“但是,我却绝对不会宽赦啊……”

“这个世界毕竟,只是乐园的代用品不是吗。罪孽深重的家伙们全都,一起归于灰烬就好了!”

   ——Sound.Horizon.-.[ELYSION~楽园幻想物语组曲~]08.Sacrifice

==============================
  
该部分还没上传就被小绿吃了
  
==============================

十丄五丄,丄有丄雨丄。丄土丄黄丄用丄时丄,丄曲丄星丄,丄宜丄沐丄浴丄,丄忌丄远丄行丄,丄冲丄龙丄煞丄北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丄独丄白丄)丄:丄每丄个丄人丄一丄生丄总丄有丄那丄么丄几丄天丄,丄老丄天丄好丄像丄特丄别丄希丄望丄你丄死丄掉丄似丄的丄。丄那丄次丄碰丄到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之丄后丄,丄我丄一丄直丄被丄她丄尾丄行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丄“丄如丄果丄我丄是丄网丄戒丄所丄那丄群丄专丄家丄,丄我丄一丄定丄死丄不丄瞑丄目丄。丄原丄来丄这丄么丄多丄条丄人丄命丄加丄起丄来丄,丄只丄不丄过丄为丄了丄一丄个丄贾丄君丄鹏丄。丄为丄了丄网丄瘾丄少丄年丄而丄与丄整丄个丄世丄界丄为丄敌丄,丄你丄们丄值丄得丄吗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丄“丄不丄值丄得丄!丄但丄是丄我丄觉丄得丄痛丄快丄,丄这丄才丄是丄我丄自丄己丄。丄别丄的丄调丄和丄者丄是丄不丄会丄为丄了丄一丄个丄孩丄子丄而丄与丄你丄们丄为丄敌丄的丄,丄这丄是丄我丄跟丄她丄们丄的丄区丄别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丄独丄白丄)丄:丄她丄叫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丄是丄我丄的丄妹丄妹丄。丄我丄们丄的丄关丄系丄并丄不丄太丄好丄,丄所丄以丄我丄以丄前丄都丄尽丄量丄躲丄着丄她丄。丄但丄是丄有丄些丄事丄情丄是丄躲丄也丄躲丄不丄掉丄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丄“丄你丄承丄认丄自丄己丄的丄罪丄了丄吗丄?丄那丄我丄们丄最丄后丄一丄次丄做丄个丄游丄戏丄吧丄,丄看丄看丄你丄会丄死丄在丄我丄的丄第丄几丄招丄下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丄“丄杀丄了丄我丄,丄谁丄跟丄你丄一丄起丄对丄付丄变丄革丄者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丄“丄杀丄死丄变丄革丄者丄并丄不丄难丄,丄因丄为丄它丄们丄有丄弱丄点丄。丄你丄知丄道丄是丄什丄么丄吗丄?丄就丄是丄我丄。丄所丄有丄的丄变丄革丄者丄碰丄到丄我丄之丄后丄都丄死丄了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丄“丄看丄来丄你丄真丄的丄很丄强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丄“丄可丄惜丄你丄太丄弱丄了丄,丄玩丄起丄来丄一丄点丄儿丄意丄思丄都丄没丄有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道丄:丄“丄你丄以丄为丄我丄杀丄不丄死丄你丄,丄我丄也丄以丄为丄你丄杀丄不丄死丄我丄,丄若丄是丄这丄样丄拖丄下丄去丄,丄拖丄到丄两丄百丄年丄后丄也丄不丄知丄究丄竟丄是丄你丄对丄,丄还丄是丄我丄对丄,丄我丄心丄里丄着丄急丄,丄你丄只丄怕丄比丄我丄更丄急丄。丄所丄以丄,丄我丄今丄天丄等丄你丄来丄,丄正丄是丄为丄了丄要丄和丄你丄做丄个丄了丄断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目丄光丄闪丄动丄,丄微丄笑丄道丄:丄“丄你丄想丄如丄何丄来丄做丄了丄断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道丄:丄“丄你丄只丄要丄说丄个丄地丄方丄,丄三丄个丄月丄后丄,丄我丄必丄定丄去丄找丄你丄一丄决丄生丄死丄!丄没丄有丄分丄出丄生丄死丄强丄弱丄前丄,丄谁丄也丄不丄许丄逃丄走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长丄长丄吐丄了丄口丄气丄,丄又丄道丄:丄“丄但丄在丄这丄三丄个丄月丄的丄约丄期丄未丄到丄之丄前丄,丄你丄纵丄然丄瞧丄见丄了丄我丄,丄也丄得丄装丄着丄没丄有丄瞧丄见丄,丄更丄不丄能丄来丄寻丄我丄动丄手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沉丄吟丄不丄语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大丄声丄道丄:丄“丄我丄若丄不丄来丄找丄你丄,丄这丄三丄个丄月丄,丄你丄反丄正丄是丄找丄不丄着丄我丄的丄,丄这丄条丄件丄你丄并丄没丄有丄吃丄亏丄,丄你丄为丄何丄不丄肯丄答丄应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缓丄缓丄道丄:丄“丄你丄说丄出丄这丄条丄件丄,丄其丄中丄想丄必丄又丄有丄诡丄计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瞪丄眼丄道丄:丄“丄你丄…丄…丄你丄不丄答丄应丄?丄”丄

丄布丄璐丄达丄姆丄忽丄然丄转丄过丄身丄看丄着丄她丄,丄道丄:丄“丄三丄个丄月丄后丄,丄我丄在丄马丄勒丄戈丄壁丄一丄带丄,丄你丄必丄定丄可丄以丄找丄到丄我丄的丄。丄”丄

丄格丄林丄达丄姆丄大丄声丄道丄:丄“丄很丄好丄,丄你丄如丄此丄信丄任丄我丄,丄我丄必丄定丄不丄会丄使丄你丄失丄望丄!丄”丄

丄话丄未丄说丄完丄,丄也丄掉丄转丄头丄,丄大丄步丄而丄去丄。丄



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

丄 丄 丄

丄该丄部丄分丄还丄没丄上丄传丄就丄被丄小丄绿丄吃丄了丄

丄 丄 丄

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丄

黄昏,日已偏西,暮色低垂。
梅林里充满了清冷而潮湿的梅花芬芳,泥土里还留有去年残秋时的落花。
雾淡。
淡雾轻飘,迷漫于梅林问,溪水旁。
格林达姆依旧坐在坟前,目光依旧是那么的虚无。
雾中人影已近,是个老人。
是一个佝偻的老人。
白粗布短袍,系着一条黑腰带,粗麻编织而成的鞋于套在一双满布泥污的脚上。
头发松散,脸上刻满了岁月的辛酸,手上提着一个破旧的包袱,腰问却插着两把剑。
老人蹒跚地走至坟旁,缓缓地放下包袱,缓缓地解开,缓缓地拿起包袱里的一块磨刀石,轻放地上,又缓缓地解下腰间的两把剑。
“铿锵”声响起,剑锋在夕阳中闪着金黄色的光芒。
老人用拇指轻抚剑锋,似乎很不满意地摇摇头。
用水泼湿了磨刀石,老人蹲着,专心仔细地磨着剑。
老人出现,解剑,磨剑,格林达姆仿佛都没看见,他的人还是没动,目光还是缥缈。
老人也没看她,只是一心一意地磨剑,仿佛来到此地只是为了磨剑,旁的事情一概不理。
雾在夕阳中?
夕阳在雾中?
落日娇红,雾轻柔。
轻雾打湿了格林达姆的发丝,也拂上了她的眉睫,慢慢地凝结成水珠。
水珠映着夕阳,发出金黄色的光华,闪烁不定。
老人的额头也有汗水。
那是因用力而沁出的汗水。
汗珠一滴滴地顺着皱纹流下,落人泥上中。
磨剑老人仍在低头磨剑,他的全部精神都已集中在手上这把并不算很名贵的剑上。
第一把磨好,换第二把。
磨好的剑就放在旁边,剑锋在落日的余晖下闪闪发光。
两把剑总算都已磨好了。
老人才松了口气,用衣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如果他是为了磨剑而来的,此刻剑已磨好,也该是走的时候了。
可是看他的样子,仿佛没有想走的意思。
格林达姆仿佛也没有想动的意思,姿势还是和老人没来以前一样,连目光都没有移动一下。
磨剑老人总算站起来,他一手握着一把磨好的剑,然后转身面对夕阳,背对坐着的格林达姆。
余晖迎上了老人的脸,将他那因岁月留下的痕迹,更清晰地照了出来。
老人忽然笑了笑,左手忽然一挥,掌中的剑飞起,飞入夕阳中,飞入格林达姆的手。
飞入格林达姆的右手,就仿佛有人用双手送来的一样。
接剑,一抖,剑花起。
光芒闪动,人已站起。
格林达姆注视着手中的剑,剑锋迎着落日,光华闪动。
老人回剑,顺着夕阳刺向格林达姆。
动作突然,剑招凶狠。
就在这一瞬间,已将枯落的花枝就好像受了某种魔法的催动,忽然有了生气,衰老垂死的老人,仿佛也在这一瞬间忽然有了生气,一双半眯的老眼中竟似有寒星闪动,佝偻的身子渐渐直了,蜡黄的脸上渐渐有了光泽,已将干枯的血液又开始流动。
生命竟是如此奇妙,没有人能解释一个人怎么会在一瞬间发生如此神奇的变化。
难道这就是剑客独有的特质?
——失势已久的雄主重新掌握到权力、痴情的女子忽然见到离别已久的情人、倚栏的慈母忽然见到远游的爱子归来、对人生已完全绝望了的人忽然有了希望时,岂非也是这样子的?
格林达姆举剑,一挡,人一掠。
剑风破空,宛如怨妇位诉。
人影交惜,仿佛顽猴戏树。
剑锋互交,火花如流星般闪起,也如流星般消失。
老人剑招辛辣,格林达姆以剑化解。
一剑刺夕一剑解,剑剑要命,剑剑拨。
剑气满布,梅花凋落,一落就碎,碎了就随风飘扬,飘向远方,飘入溪水。
飘进虚无问。
落花已调,已碎,已飘。
也已落,落入泥土。
人影交错,剑锋互挫,光芒殉。
剑尖垂下,人不动。
瞬间,两人已交手六十四招。
八八六十四。
老人脸上的皱纹仿佛又加深了,他忽然叹了口气,说出句任何人都想不到他会说的话。
“调和女神果然不愧为调和女神。”

格林达姆转身,面对着这个询搂衰老瘦弱的磨剑老人,忽然也说了句令人惊讶的话。
“谢谢。”
老人看着她。
“你现在的样子已经和我见到他时完全一模一样。”老人说:“连脾气都一样。”
“是吗?”
“是的。”
磨剑老人仿佛已沉人回忆中。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他的年纪比你现在还小,还在学剑,学用剑,也学炼剑。”老人沉醉地说:“他的师父周总理强于军道杀拳,剑术虽不佳,炼剑的功夫却可称天下第一。”
他又叹了口气。“只可惜你师父志不在炼剑,所以周总理的炼剑之术也就从此绝传了。”
“家师已很久不动兵戈,在我面前也常以此为憾。”格林达姆说,“他时常对我说,他学的如果不是周公之术,而是炼剑之法,这一生活得必定更愉快了。”
磨剑老人突然黯然。
“岁月匆匆,物移人故,人各有命,谁也勉强不得。”老人看着手中的剑,“就好像剑一样。”
格林达姆懂,老人还是要解释。
“剑也有剑的命运,而且他和人一样,有吉有凶。”老人说,“那次我去访周总理,为的就是要去替他相一相他那柄新炼成的利剑粪青。”
“粪青?”格林达姆说。
“那是柄凶剑,佩者必招不祥,甚至会有家破人亡的杀身之祸。”老人说,“所以周总理立刻就将那柄剑毁了。再用残剑的余铁炼成一柄古朴的唐刀。”
“廿方俱灭。”
“是的,那柄刀就叫廿方俱灭。”老人说:“那柄刀后来被【禁止事项】先生用一本残缺的古人剑谱换去了。”
格林达姆的脸色忽然变了,她又想起了师父的那一件又神秘叉奇妙又可怕的事。
“据说那本剑谱左面一半已被焚毁,所以剑谱上的每一个招式都只剩下半招,根本无法练成剑术。”老人说。
“我知道。”
“后来你师父以一柄奇兵与【禁止事项】先生一道纵横天下,”老人说,“所使的招式就是由那本残缺的剑谱而来的。”
“就因为那本剑谱的招式已残缺,用剑虽然练不成,用一柄残缺而变形的剑去练,却正好可以练成一种空前未有的招式,每一招都完全脱离常轨,每一招都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料得到的。”格林达姆说,“所以它一招发出,也很少有人能抵挡。”
“残缺而变形的剑,就是你的天青如水。”老人说,“就是李毅李大小姐以一方内涵铁精英托周总理去炼却没有炼成的那一柄剑。”
“是的。”
“天意。”老人说,“以残补残,以缺补缺,有了那本残缺不全的剑谱,才会有那柄残缺不全的剑。”
老人眼中忽然露出种非常奇怪的表情,他接着又说:“这并不是天意,也许是周总理自己的意思。”
格林达姆无言。
“园为他已经有了那本残缺不全的剑谱,所以才故意炼成那一柄残缺不全的剑,留给他唯一的弟子。”老人叹了口气。“他自己的剑术不成,能够让他的弟子成为纵横天下的剑客,也算是求仁得仁,死而无憾了。”
格林达姆惊然,连骨髓里都仿佛透出了一股寒意,过了很久才说:“那把廿方俱灭就在【禁止事项】先生唯一的弟子手里。”格林达姆目光凝向远方。“天朝第一快刀,我的妹妹布璐达姆。”
“用廿方俱灭杀人,死者中刀后自远处奔回,明明是个很完整的人,可是等旁人站起来想去迎接时,他的人忽然断了,从腰际一断为二。他的上半身往后倒下去的时候,下半身的两条腿还往前跑出了七步。”老人说,“因为这把刀太快,杀他的人刀法也太快!”
“有影无踪,有形无质,其快如电,柔如发丝。”格林达姆说,“家师曾经告诉我,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到那把廿方俱灭。”
“柔能制刚。”
老人凝视着她。
“廿方俱灭能制天青如水。”
“是的。”老人说,“天青如水就像钢一样,刚强不屈。也只有像你师父这样一心为民、问心无愧的好总理,才配使用天青如水这样的兵刃。”
老人吞了口口水,接着又说:“能够封杀天下的廿方俱灭,本就不是【禁止事项】先生愿意用的,所以他将廿方俱灭传给了布璐达姆。”老人说,“廿方俱灭给了无情的人,如虎添翼,如果布璐达姆懂得控制廿方俱灭,那她必将天下无敌。”
格林达姆默然。
“天青如水一定对付不了廿方俱灭?”格林达姆问。
“一定。”老人说,“如果天青如水还在你手中,这一战你必败,必死。”
“没有天青如水,我就能胜她?”
“不能。”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空手对付廿方俱灭。”
“这一战我已必败了。”
“不一定。”
格林达姆不懂他的意思,所以睁大眼睛看着他。
老人仰面向天,天空泛红,夕阳如血。
他憔悴衰老疲倦的脸上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声音也带着种很奇怪的音调。
“既然有了廿方俱灭和天青如水,就一定会有第三把。”
“第三把?”格林达姆问。
“是的。”老人说。
“叫什么?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
“江湖传说周总理因为没有阻止那动乱四天王,所以才积劳成疾,以身殉国。”老人说,“其实那是错的,周总理是以身相殉,可是殉的是那第三把剑。”
“为什么?”
“当廿方俱灭和天青如水问世后,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要周总理将铸廿方俱灭的残铁和铸天青如水的残铁熔合,然后再加上当年太行山最悲壮那一役的烈士热血,铸成那第三把。”
“那第三把是种什么样的兵刃?”
“剑。”老人凝视他。“是一把剑。”
“剑?”格林达姆问:“叫什么?”
“怒剑。”
“剑名为怒。”
“是的。”

老人的眼光突然亮如剑锋,剑锋般地划向远方。
“第三把剑铸好时,剑身上的光纹乱如蚕丝,剑尖上的光纹四射如火。”老人说,“而且在这把剑刚出炉时,天地神鬼皆怒,苍穹雷声怒吼,春雨提早了半个月。”
“剑出炉,春雨就提早下了?”
“是的。”老人说,“所以怒剑又叫春怒。”
“春怒?”格林达姆又问,“那这把剑现又在何处?”
“这把剑本来就是不祥之物,就像是天生畸形的人,生来就带有、戾气,所以剑一铸好,周总理就不惜以生命陪那第三把剑葬身。”
“葬在哪里?”
“一个可怕的地方。”

“一个可怕的地方。”
在这世上什么事情、什么人、什么东西、什么地方才算可怕?
乱葬岗可怕?杀人者可怕?鬼怪可怕?一只鸡死掉腐烂发臭,长满了蛆虫可怕?刽子手可怕?一幢荒废长满杂草古老的巨宅可怕?多情少女遇见薄情郎可怕?
什么叫可怕?
可怕的定义是什么?
夕阳将落,未落。夜凤却已开始来袭了。
磨剑老人用那双看遍人生百态的眼睛凝视着格林达姆。
“你认为什么最可怕?”
格林达姆低头沉思,过了很久,才抬头看着老人,一字一字说:“朋友。”
格林达姆说:“朋友最可怕。”
“为什么?”
“因为只有朋友才会深入地了解你,只有朋友才会有机会亲近你,只有朋友你才不会防备他。”格林达姆说:“可是往往出卖你的,就是你最亲近最要好最信任的朋友。”
格林达姆也在凝视老人。
“也只有朋友出卖你,才会令你痛心。”
“世上最可怕的敌人,并不是你的仇敌,而是你的朋友。”
“是的。”格林达姆说,“唯有朋友的一击,才是致命的。”
因为朋友出卖你,一定是你的致命伤,你的弱点,他的攻击一定是你毫不设防的地方,而且绝对是致命的地方。
磨剑老人忽然仰首叹息。
“朋友,朋友。‘朋’字是由两个月并成的,这世上又怎么可能有两个月呢?”老人说,“古人老早就知道朋友的可怕,所以造字时,就用一件不可能的事来做‘朋’字。”
老人长叹,接着又说:“世上不可能有两个月,也就是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朋友。”
“可怕的定义,因人而异。”老人哺哺道,“也就是说,如果有一个人很怕蛇,那么他一定会认为蛇窝是最可怕的地方,如果他从小就和蛇玩在一起,那么他进入了蛇窝,就好像口到了家里一样。”
老人又解释:”有的人认为喝酒是最可怕的事,却也有的人觉得喝酒是世上最愉快的事。”
“这么说,如果有一千个人,就有可能会有一千个不同的可怕的地方。”格林达姆说,“那么这第三把剑就有可能藏在一千个不同的地方,也可能有一千把第三把剑藏在一千个可怕的地方?”
“是的。”老人点头。“一千个人可能有一千个不同的可怕的地方,也有可能只有一个共同认为可怕的地方。”
“那么这第三把剑也有可能只藏在一个可怕的地方,”
“好像是这样子的。”
磨剑老人似笑非笑地看着格林达姆。

被闪电击中的梅花树已饲下,火已熄,如繁星般的花火已消失于夜色中。
天地问又恢复了宁静。
老人眼中的光芒也不见了,又浮出疲倦惟淬衰老的神态。
他缓缓地将磨刀石收起,缓缓地将包袱结上一个结。
——刚刚他已解开了天地间的一个绪,现在却又为自己结了一个结,一个永远不再解开的结。
格林达姆在看,看着老人所有的动作,就宛如一个剑术名家在看着另外一个剑术名家的招式一样。
结既已结上,人就必已要走。
老人已站起,背却是弯的,就仿佛下中的包袱有千万斤重,重得使他无法挺直。
——其实每个人干中又何尝不是都有一个包袱?
一个装有家庭、生活、亲情、爱情的包袱。
格林达姆看着磨剑老人手中的包袱,忽然开口:“会有很多人死去吧?”
夜色凄迷,梅花凋零,大地上落满了枯叶,小路上荒草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去吧,凡事总有终结,她们会在该等你的地方等你的。”
脚步声已远,已消失。
人终究要走,就正如长夜总会过去的。
夜已尽,光明还未来,却已不远了。

==============================
  
该部分还没上传就被小绿吃了
  
==============================

╔═╤═╤═╤═╤═╤═╤═╤═╤═╤═╗
║挡│见│布│格│声│向│布│「│马│三║
║她│了│璐│林│,│自│璐│你│勒│个║
║,│,│达│达│骨│己│达│输│戈│月║
║我│女│姆│姆│骼│左│姆│了│壁│后║
║实│警│踉│失│如│肩│跺│。│。│。║
║在│警│跄│声│折│上│了│」│┊│┊║
║已│长│后│道│竹│切│跺│┊│┊│┊║
║是│,│退│:│。│了│脚│┊│┊│┊║
║无│你│,│「│┊│下│,│┊│┊│┊║
║力│也│嘶│你│┊│去│忽│┊│┊│┊║
║阻│瞧│声│这│┊│,│然│┊│┊│┊║
║挡│着│惨│是│┊│只│举│┊│┊│┊║
║了│,│笑│为│┊│「│起│┊│┊│┊║
║。│我│道│了│┊│卡│右│┊│┊│┊║
║」│并│:│什│┊│嚓│掌│┊│┊│┊║
║┊│非│「│么│┊│」│,│┊│┊│┊║
║┊│不│你│?│┊│一│反│┊│┊│┊║
║┊│愿│们│」│┊│┊│手│┊│┊│┊║
║┊│阻│都│┊│┊│┊│一│┊│┊│┊║
║┊│┊│瞧│┊│┊│┊│掌│┊│┊│┊║
╚═╧═╧═╧═╧═╧═╧═╧═╧═╧═╝

╔═╤═╤═╤═╤═╤═╤═╤═╤═╤═╗
║这│。│格│完│妹│你│抱│。│「│黑║
║句│┊│林│的│妹│。│住│」│做│衣║
║话│┊│达│时│说│」│了│布│你│女║
║是│┊│姆│候│这│┊│格│璐│的│警║
║妹│┊│还│,│句│┊│林│达│妹│亦║
║妹│┊│没│就│话│┊│达│姆│妹│是║
║留│┊│来│松│的│┊│姆│一│,│脸║
║给│┊│得│开│时│┊│,│步│是│无║
║格│┊│及│了│候│┊│「│一│我│血║
║林│┊│回│手│,│┊│我│步│布│色║
║达│┊│答│。│抓│┊│心│向│璐│,║
║姆│┊│,│┊│着│┊│无│姐│达│竟║
║的│┊│怀│┊│格│┊│惑│姐│姆│以║
║最│┊│中│┊│林│┊│矣│走│一│已║
║后│┊│就│┊│达│┊│。│去│生│被║
║一│┊│已│┊│姆│┊│姐│,│最│骇║
║句│┊│空│┊│的│┊│姐│忽│大│呆║
║话│┊│空│┊│手│┊│,│然│的│。║
║。│┊│如│┊│,│┊│谢│紧│荣│┊║
║┊│┊│也│┊│说│┊│谢│紧│耀│┊║
╚═╧═╧═╧═╧═╧═╧═╧═╧═╧═╝

╔═╤═╤═╤═╤═╤═╤═╤═╤═╤═╗
║勒│杨│贾│人│春│┊│一│一│┊│┊║
║戈│永│君│?│哥│┊│炉│座│┊│┊║
║壁│欣│鹏│」│忽│┊│红│高│┊│┊║
║的│作│点│┊│然│┊│火│山│┊│┊║
║历│「│点│┊│问│┊│,│,│┊│┊║
║史│悬│头│┊│道│┊│一│一│┊│┊║
║中│赏│。│┊│:│┊│壶│处│┊│┊║
║,│录│┊│┊│「│┊│菊│低│┊│┊║
║留│」│┊│┊│你│┊│茶│岩│┊│┊║
║下│,│┊│┊│知│┊│,│,│┊│┊║
║永│品│┊│┊│不│┊│一│一│┊│┊║
║不│评│┊│┊│知│┊│位│道│┊│┊║
║磨│天│┊│┊│道│┊│爷│新│┊│┊║
║灭│下│┊│┊│『│┊│们│泉│┊│┊║
║的│英│┊│┊│杨│┊│,│,│┊│┊║
║一│雄│┊│┊│永│┊│一│一│┊│┊║
║笔│,│┊│┊│欣│┊│个│株│┊│┊║
║。│已│┊│┊│』│┊│少│古│┊│┊║
║┊│在│┊│┊│这│┊│年│松│┊│┊║
║┊│马│┊│┊│个│┊│。│,│┊│┊║
╚═╧═╧═╧═╧═╧═╧═╧═╧═╧═╝

╔═╤═╤═╤═╤═╤═╤═╤═╤═╤═╗

║传│布│贾│但│春│赏│不│贾│赏│春║
║说│璐│君│她│哥│录│公│君│录│哥║
║得│达│鹏│的│道│却│正│鹏│却│道║
║接│姆│在│力│:│已│的│相│很│:║
║近│和│听│量│「│流│事│信│公│「║
║神│格│着│,│布│传│,│。│正│他║
║话│林│。│却│璐│至│是│┊│。│虽║
║。│达│┊│的│达│今│绝│┊│」│然║
║┊│姆│┊│确│姆│。│对│┊│┊│并║
║┊│的│┊│在│虽│┊│站│┊│┊│不║
║┊│那│┊│格│然│┊│不│┊│┊│是║
║┊│一│┊│林│败│┊│住│┊│┊│正║
║┊│战│┊│达│在│┊│的│┊│┊│直║
║┊│,│┊│姆│格│┊│,│┊│┊│的║
║┊│在│┊│之│林│┊│但│┊│┊│人║
║┊│江│┊│上│达│┊│杨│┊│┊│,║
║┊│湖│┊│。│姆│┊│永│┊│┊│但║
║┊│中│┊│」│手│┊│欣│┊│┊│他║
║┊│已│┊│┊│里│┊│的│┊│┊│的║
║┊│被│┊│┊│,│┊│悬│┊│┊│悬║
╚═╧═╧═╧═╧═╧═╧═╧═╧═╧═╝

╔═╤═╤═╤═╤═╤═╤═╤═╤═╤═╗
║重│。│在│,│布│定│格│为│春│神║
║要│人│这│所│璐│常│林│她│哥│话║
║的│与│个│以│达│在│达│的│道│总║
║是│人│浩│她│姆│人│姆│力│:│是║
║钢│之│渺│败│自│间│一│量│「│美║
║铁│间│时│了│己│。│直│,│格│丽║
║般│,│代│。│都│所│相│而│林│动║
║的│武│,│┊│不│以│信│是│达│人║
║意│力│每│┊│相│她│正│因│姆│的║
║志│与│个│┊│信│胜│义│为│能│,║
║,│智│人│┊│自│了│必│她│赢│但║
║在│力│都│┊│己│。│定│的│布│却║
║任│的│是│┊│所│┊│战│信│璐│绝║
║何│差│一│┊│做│┊│胜│心│达│不║
║时│异│个│┊│的│┊│邪│。│姆│会║
║候│并│无│┊│事│┊│恶│」│,│真║
║都│不│穷│┊│是│┊│,│┊│并│实║
║能│重│小│┊│正│┊│公│┊│不│。║
║发│要│的│┊│确│┊│道│┊│是│┊║
║挥│。│点│┊│的│┊│必│┊│因│┊║
╚═╧═╧═╧═╧═╧═╧═╧═╧═╧═╝

╔═╤═╤═╤═╤═╤═╤═╤═╤═╤═╗
║春│贾│女│的│他│姆│看│春│。│出║
║哥│君│神│真│慢│,│见│哥│┊│自║
║道│鹏│,│正│慢│我│的│道│┊│己║
║:│承│而│价│地│一│,│:│┊│全║
║「│认│在│值│接│直│我│「│┊│部║
║格│。│于│,│着│不│看│她│┊│力║
║林│┊│她│并│道│懂│得│们│┊│量║
║达│┊│做│不│:│,│出│交│┊│的║
║姆│┊│的│在│「│他│她│手│┊│淡║
║能│┊│事│她│但│怎│的│时│┊│定║
║赢│┊│。│的│现│么│实│,│┊│,║
║布│┊│」│本│在│会│力│只│┊│以║
║璐│┊│┊│身│我│战│,│有│┊│及║
║达│┊│┊│,│已│胜│实│我│┊│毫║
║姆│┊│┊│她│了│的│在│一│┊│不║
║,│┊│┊│是│解│。│不│个│┊│动║
║只│┊│┊│魔│,│」│如│人│┊│摇║
║因│┊│┊│女│一│┊│布│是│┊│的║
║为│┊│┊│还│个│┊│璐│亲│┊│信║
║他│┊│┊│是│人│┊│达│眼│┊│念║
╚═╧═╧═╧═╧═╧═╧═╧═╧═╧═╝

╔═╤═╤═╤═╤═╤═╤═╤═╤═╤═╗
║┊│无│出│贾│格│春│┊│一│无│并║
║┊│论│种│君│林│哥│┊│个│愧│不║
║┊│谁│说│鹏│达│道│┊│人│于│是║
║┊│能│不│看│姆│:│┊│若│天│为║
║┊│懂│出│着│的│「│┊│为│下│了║
║┊│得│的│他│悬│杨│┊│了│,│想║
║┊│这│尊│,│赏│永│┊│公│下│杀║
║┊│道│敬│突│电│欣│┊│道│则│人║
║┊│理│之│然│压│若│┊│和│无│而║
║┊│,│意│对│列│也│┊│正│愧│出║
║┊│都│。│这│为│懂│┊│义│于│手║
║┊│应│┊│个│天│得│┊│而│人│的║
║┊│该│┊│难│下│这│┊│战│。│,║
║┊│受│┊│以│第│道│┊│,│」│他║
║┊│到│┊│了│一│理│┊│就│┊│做║
║┊│尊│┊│解│!│,│┊│绝│┊│的║
║┊│敬│┊│的│」│他│┊│不│┊│事║
║┊│。│┊│人│┊│就│┊│会│┊│,║
║┊│┊│┊│,│┊│该│┊│败│┊│上║
║┊│┊│┊│生│┊│将│┊│。│┊│可║
╚═╧═╧═╧═╧═╧═╧═╧═╧═╧═╝

╔═╤═╤═╤═╤═╤═╤═╤═╤═╤═╗
║┊│┊│┊│=│=│┊│该│┊│=│=║
║┊│┊│┊│=│=│┊│部│┊│=│=║
║┊│┊│┊│=│=│┊│分│┊│=│=║
║┊│┊│┊│=│=│┊│还│┊│=│=║
║┊│┊│┊│=│=│┊│没│┊│=│=║
║┊│┊│┊│=│=│┊│上│┊│=│=║
║┊│┊│┊│=│=│┊│传│┊│=│=║
║┊│┊│┊│=│=│┊│就│┊│=│=║
║┊│┊│┊│=│=│┊│被│┊│=│=║
║┊│┊│┊│=│=│┊│小│┊│=│=║
║┊│┊│┊│┊│=│┊│绿│┊│┊│=║
║┊│┊│┊│┊│=│┊│吃│┊│┊│=║
║┊│┊│┊│┊│=│┊│了│┊│┊│=║
║┊│┊│┊│┊│=│┊│┊│┊│┊│=║
║┊│┊│┊│┊│=│┊│┊│┊│┊│=║
║┊│┊│┊│┊│=│┊│┊│┊│┊│=║
║┊│┊│┊│┊│=│┊│┊│┊│┊│=║
║┊│┊│┊│┊│=│┊│┊│┊│┊│=║
║┊│┊│┊│┊│=│┊│┊│┊│┊│=║
║┊│┊│┊│┊│=│┊│┊│┊│┊│=║
╚═╧═╧═╧═╧═╧═╧═╧═╧═╧═╝

。道说地怯怯生女的亮漂一”?吧地扫文斯是究终,子银两万一十二羽庄家人了赔,里门衙到告被来后人这可“
”?吗火能少多知落花里梦子儿她,事本的如自用运剪木接花移将有没要姐四郭她,窃剽是算就?吗窃剽算能,销畅很果结,了服衣成裁人别被,布的去出不卖块一 ’之得偶手妙,成天本章文‘,好得说人古“,道怒愠师老”!钝愚“

。问地惑疑生男一”?么窃剽是不这,是但“

。下天名闻之随也剪木接花移的她,列行的家作线一入走首昂,红蹿速迅,界境的火不温半脱摆也姐四郭,贵子以父,世问少多知落花里梦儿婴隆克的姐四郭,月一十年是
。有占姐四郭被都想思、络脉连,块余001肉皮失损但不外圈里圈。外圈里圈创重就招几等凤倒孪颠,位换形移,脸换头改了用仅姐四郭,意不其出于由,外圈里圈子孩的羽庄家作女少袭偷剪木接花移把一凭姐四郭,夏年三00二
。一之家作轻年个几的劲最头风后零八是正’姐四郭
。思沉了入陷,字个五这着嚼咀们生学”……剪木接花移“
”!剪木接花移“
”?刀剪的样么什把一是的用她“
”。是“
”?姐四郭的《极无》编改她请歌凯陈个那是不是?姐四郭“
”。姐四郭推首,的收双利名后最且,化入神出得用运刀剪将,是但,奸惩,生接说如比,位部一某的体人断剪来用能还,者熟纯巧技,已而具工动劳的衣裁布剪是过不刀剪,里手子俗夫凡在“
。佛讲僧老的深高最为修听聆在子弟门佛的诚虔最群一象就’目垂眉低,整肃容面’了痴得听乎似们生学
”。刃条两有刀剪认否能不都谁——外例个是刀剪有只——刃单是刀,刃双有剑是别区大最的剑与刀,器兵的别特最种一是就来本刀剪。刀剪把一是,的是“
”?刀剪把一是器兵的成速最“,来出说里口师老他从是别特,事的唐荒么这过听有没来从象好生男”?刀剪“

”。刀剪把一是就许也,器兵的名成快最己自让能上界世“。彩光了有乎似里睛眼的淡暗师老,字个四这到看
  

。迹真的开红桃师大悠忽代当是竟,厚深籍蕴,力有劲苍,字大个四”篮摇人名“书上,幅条个一的上墙向转光目的她

。语不吟沉师老

。问生男的子帽版韩着戴’服衣的松蓬着穿个一”?么什是器武红走的成速最下天“

。生学群一,师老位一,台讲张一,桌课排一,室教间一,校大所一,街大条一,市都座一

同上……河蟹力度不给力啊……
……
。61583291”5555。心的我了伤你!天三息休就我,天三!看己自你子崽B小个你H。妈你操气生我让很舞劲陆登一我!系关毛鸡有滨尔哈跟震地,了戏游络网玩不是你。妈你操!事狗些整竟!系关毛鸡有,滨尔哈我跟,震地大川汶,养B看。B个了妈你。啊舞劲玩我让不妈他就,啊啥为因!’妈你操‘。解理好也,字三就,单简很也话句内!我着拦别都家大,话句说子崽B小那H对想我!悼哀我让!戏游络网”三我关能它,天三息休共一!了心伤我令太,震地大川汶,的妈他操“
”!去边一滚你,川四你诉告我,活生的们我乱扰就,人个几那死你为因就,天一的好好!哈哈,“个悼哀我给也国全,了死天明是要我!P个辜无?辜无好得死们他,死么怎论无!死得就者弱?吗肯家人?啊头个几磕你给来下跪马巴奥要不要,了起不了真震地川四你!笑搞真,哈哈,了悼哀要午下,了玩能不戏游,了白黑页网?吗人个几那死就不,笑搞真界世这。吧悼哀天天们我,了做别都事么什们我,了好那,悼哀你为天天是要,啊人少多死天每下上国全!啊B个了妈你哀,悼哀你为下上国全,情同人要,死算了死人川四你就,死会都不的妈他人!”活死震,吗震地生发就不川四!啊吊个算川四“
。435419383”!风卷龙上加再水洪加震地好最。的完死震该都川四!呢计统有没区地有还“急不过不,哈哈。了少,人万几亡伤才。了好太,好得震~哈哈啊,震地大川四喜恭!育生划计少减,好得死人川四次这”了不玩戏游,白黑是都站网得整?日悼哀么什搞还,呗了死就了死人“
”。吧啦应报看。啊德缺太能不事做人说要。人地股屁舔她帮欢喜些那有还。脸是就那说人和股屁“着抬天整,爱自道知不还,了国祖起不对够就得长人是键关。人地生出川四是且而逼”厌讨是只。人川四厌讨不我!好真的说,贝宝“
。693794413”。完不死震都”地,多么那生畜么什为!们生畜川四,吧死去“
。987260872”。爽的”他真觉感,震地大川四喜恭“
。说牛主非只一的55155323号编”!眼有天老!用没都奶奶告爷爷求在现,德积多不时平!应报!话句那是那!“老得不怪更,人别得不怪!孽的造己自是都!的人川四情同个几有!叭喇些那的上车飞QQ看看!好人川四给捐比都股屁擦钱那有!毛一捐会不对绝我是但!捐会能可的恶可多有人川四道知不!吗资物、钱们你舍施人别着等的巴巴眼样一狗像就们你在现?认承不还狗是们你说!完死震该应都人川四!呢计统没区地有还!急不过不!哈哈!了少!人1567亡伤才!止为点十上晚天昨到!应报的们你对天老是就这!了好太!了震地!子孩B狗的川四情同会不都本日小情同愿宁我!话里心句说!心情同没我说别“
”~哈哈
吧吠续继就
狗国中些这们你,趣兴没就本根我
运奥B狗,国中(诶懂不个这)B狗,狗群这们你
呢舞劲玩如不还
的傲骄得值么什有
么牌金破个几是就不
狗群一是就们你,呵呵
欢喜人有都,动活的样一叼狗
运奥欢喜不都点一我“
。中耳的她了入传音语子电的硬生,器译翻文星火了上戴姆达璐布
”“~~~~~~~~~~铪铪
!耙吠续继就
豿国中些这门伱,氍兴米就本哏莪
!运奥B豿,国中B豿,豿群这门伱
!呢5J玩茹卜还
?滴熬矫得值么什侑
?么牌金破个几素就卜
豿群一素就门伱,呵呵
?饭稀人侑都,动活滴徉一叼豿
运奥饭稀卜都点一莪“
。中群牛在走行自独女少

越来越近了。灵魂腐烂的味道。
她昂起头”挺起胸,大步走过去。
于是郭四姐就看见了布璐达姆。
布璐达姆和她的刀!
刀在手上。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你就是郭四姐?”
“是的。”
布璐达姆已不愿再多看这个人一眼,目光垂下,凝视着自”手里的刀,”冷道:“你这种人本来根本就不配我出手。”
她凝视着自己的刀,表情忽然变得非常严肃,严肃得甚至已接近尊敬。
“我绝不会要你杀死多余的人,我保证,我杀的人都是非杀不可的!”
非杀不可的人么?
郭四姐笑道:“你不是来杀我的。你只是不想回去”命,亲口承认你败给了实力只有自己二十分之一的废物姐姐罢了。”
他盯着布璐达姆,厉声:“因为你现在已怕死了!”
布璐达姆:“怕”?”
郭四姐:“你以前的确不怕死,但那只不过是”为那时还没有人能威胁”的生命,所以你根本还无法了解死的恐惧。但现在我已随时可杀你!”
布璐达姆沉默了很久,缓缓道:“看来你好像什么事都知道。”
郭四姐:“我至少比你想像中高明得多。”
布璐达姆突又笑了笑:“”可惜你还有一件事不知道。”
郭四姐:“什么事?”
布璐达姆道:“别的事你全不知道也不要紧,但”件事你若不知道,你就”死!”
郭四姐冷笑:“这件事若真的如此重要,我就绝不会不知道。”
布璐达姆道:“你绝不会知道,因为这是我的秘密,我从未告诉过别人……”
郭四姐目光闪动:“你现在准备告诉我?”
布璐达姆道:“不错,我现在准备告诉你,但那也是有交换条件的。”
郭四姐:“什么条件?”
布璐达姆蓝色的眼睛又收缩了起来,缓缓道:“我若告诉了你,你就得死!”
郭四姐:“你要我死?”
布璐达姆:“我要你死,因为活着的人,没有人能知道这秘密。”
郭四姐瞪着她,突然纵声大笑了起来。
这件事的确像是很可笑。
一个残废了的人,居然还想要别人的命?
郭四姐大笑:“你想用什么来杀我?用你的头来撞,用你的嘴来咬?”她心里越恐惧,笑声越大。
布璐达姆:“的确很想。”她的脸色也已变了,变得更苍白,苍白得已接近透明。
布璐达姆的回答很简短,也很妙,只有两个字。
“不是。”郭四姐的笑声已渐渐小了。
如此简短的回答,已不像是在吓人,更不像是在开玩笑!
布璐达姆缓缓:“我要杀你,用的就是这只手!”他的手已抬起,是右手。
布璐达姆没有再说话。现在他若要再说话时,就不是用嘴说了,而是用她的刀!
用刀来说话,通常都比用嘴说有效。
郭四姐已笑得很勉强,却还是大笑着:“这只手……你这只手连狗都杀不死。”布璐达姆:“我只杀人,不杀狗!”郭四姐笑声突然停顿,身上移花接木剪已脱菊飞出。
“一寸短,一寸险”唇钉本是武林中至绝至险之兵刃,这着“脑残劲舞脱菊双飞”是险中之险,若非情急拼命,或是明知对方已被逼人死角时,本不该使出这一着。
这一着若是使出,对方也就很难闪避得开。
但就在这时,刀光已飞出。
刀光只一闪,已划过了郭四姐咽喉。
刀锋入喉仅七分。
郭四姐的呼吸尚未停顿,额上青筋一根根暴露,眼珠子也将凸了出来,死鱼般瞪着布璐达姆。
他死也不明白布璐达姆这一刀是怎么挥出来的。
布璐达姆也在冷冷地瞧着她,一字字缓缓道:“我的右手比左手更快,这就是我的秘密!”郭四姐身子突然一阵抽搐,咽喉中发出“格”一响。
郭四姐死鱼般的眼睛还是在瞪着布璐达姆,目中充满了怀疑、悲哀、惊惧……
她还是不相信,死也不相信。
但他必须相信。
这是何等诡异的刀法。
这一刀好准!好毒!好快!好狠!
“我的右手比左手更快,这就是我的秘密!”她的确没有说谎。
但这事实却又多么令人无法思议,难以相信。
但她必须相信,因为世上绝没有“死”真实的事。

漆黑的刀柄还在手里,脸却是苍白的,苍白得透明。
刀已出鞘。
刀鞘漆黑,刀锋却也是苍白的,就好像她的脸一样,苍白而透明。
少女一震脚,鲜血飞溅。
郭四姐的头终于落下来,她眼珠已凸出,瞪着布璐达姆,就像别的那些死在布璐达姆刀下的人一样,眼睛里充满了怀疑和不信。
可是她现在已必须相信,这个人,这柄刀,的确有这种神秘的魔力。
布璐达姆没有看他,只是看着手里的刀。
“呛”一声,刀已入鞘。
这柄刀带给人的,本就只有死与不幸!
良久良久,她突然轻轻叹息了一声,喃喃道:“你何必要杀我?我何必要杀你?……”杀人就是正义?
如果一个人活着,别人就要受苦,那么杀了他就一定是正义?
可是世上并没有真正非杀不可的人。
每个人都只是想让自己更幸福,可是世上的幸福只有那么多。
人类对于不够的东西,向来都只有一种反应。
抢!
于是血就开始流了。
“退散吧,我的敌人不是你们。”我要斩的,不是哪个人,哪个组织,哪个阵营。
我要斩的,是世上所有的恶,所有的道德沦丧!
“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个群吗?你知道我们每个群有多少人吗?”只非主牛带着颤音喝问道。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女最后一次拔出了剑,“谁想功成名就?谁想成为『面壁者』布璐达姆此生最后一个刀下亡魂!”刀在手上。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谁能阻止少年武士赴死,他们听不到,斗士的剑一挥出,必会听到战败者的哀嚎。”
宫本武藏的这句话是对他前半生的悔悟,前半生的盲目,一时的热血冲昏了他对忍的理解,一石激起千层浪,年少气盛的热血武士带着赴死的狂热去面对生活,面对人生,其间悲剧有几何,其间失败者的哀鸣又有几何,只是他听不到,他也看不到。
布璐达姆(独白):我以前听人说如果剑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在这片血色草原的中央,诡异地空出的一片地面是没有血色的。像是有人以圆规设置了这个直径约有丈余的限制,不允许那些尸体进入。只在圆圈的正中央,一个少女以帝王般的姿态昂然地站着。纵然死去,这个人依然带着和其他尸体不同的威严,即使有一只手已经断了,尸体两手依然交叉了起来,紧紧地撑着一柄古朴的唐刀,刀柄顶着她的下颌。
就是这柄刀撑住了她,让她虽死也是高高地昂着头!
格林达姆(独白):如果人死后会变成星星,那么她会在天上看着我吗?当我们放弃,她们会叹息吗?也许只是一颗小小的星星。与痴怨衰荣无缘,与红尘悲笑无缘,她只是一颗星星,在空漠而永恒的宇宙里优美地流浪。
从那一天起,格林达姆一直在妹妹从冥冥中投下的目光中战斗着。

发表评论